研究显示,取消有害补贴可增加海洋中的鱼类种群数量

世界贸易组织一项关于停止有害补贴的协议有望在 2050 年使鱼类生物量增加 12.5%

研究显示,取消有害补贴可增加海洋中的鱼类种群数量
fishing boat
The Pew Charitable Trusts

过度捕捞是全球海洋生态健康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FAO) 的估计数据表明,全球 34% 的鱼类种群的开发捕捞程度均超出了生物可持续水平。

一些渔业补贴(即政府对渔业作出的拨款)是这种过度捕捞的一项主要驱动因素,新的研究发现,取消所有这些有害补贴将有助于鱼类种群恢复。具体而言,通过取消所有有害补贴,到 2050 年,全球鱼类生物量将增加 12.5%,这个数字代表近 3500 万吨的鱼,几乎是整个非洲大陆一年鱼类消费量的三倍。

这些数字来源于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资助的一项 生物经济模型,该模型由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科学家使用 2018 年(可获得完整数据的最近年份)的相关公开数据创建。这一模型由独立经济学家进行同行评审,后与世界贸易组织 (WTO) 成员国共享,这些成员国正在就一项关于取消所有有害补贴的全球协议进行谈判,此协议将帮助鱼类种群数量实现该模型工具所预测的 大幅回升

目前,世界各地政府每年对渔业部门的有害补贴高达 220 亿美元。这些资金助长了船队的持续捕捞行为,即使在市场和经营状况表明不应继续捕捞的情况下(例如渔获量减少)也是如此。

WTO 在二十年前就已开始就渔业补贴改革进行谈判,去年,各成员国准备达成一项协议以取消这些有害补贴,并计划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14 子目标 6 设定的期限前完成此举。遗憾的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谈判进程延迟,WTO 成员国 并未 在规定的 2020 年期限前实现相关目标。由于没有达成协议,渔业过度捕捞的情况持续,进而凸显了 WTO 必须立即采取行动的紧迫性。

随着会谈继续,WTO 成员国正在使用上述模型对谈判中的不同政策进行比较,以探讨全球和区域渔业资源将如何被改革影响——是会逐渐恢复还是进一步枯竭。成员国还使用该工具来访问渔业信息库获取相关信息。 

该模型采用来自世界各地的船舶、渔业和补贴数据,并将其分别整合为全球整体渔业表现和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三个区域的渔业表现。然后,用户可以选择 WTO 正在研讨的拟议改革的其中一项,了解该政策对水中的鱼类数量(生物量)、渔业经济收入以及全球或区域捕捞水平的潜在影响,不同的改革政策可能会带来不同的影响。例如,该模型显示,如果 WTO 成员国取消所有有害补贴,到 2050 年,太平洋地区的鱼类生物量有望增长 19.3%,其增长幅度甚至超过全球增长幅度。

科学家在创建该工具时使用了多个来源的数据,例如 FAO 全球渔获数据库、历史渔获价格、全球渔业观察数据库 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 渔业补贴估计数据库。尽管该模型考虑了各种各样的因素,但由于各国实施补贴计划的方式、各鱼类种群的具体状况、渔业管理系统的复杂性以及不同渔业对改革的响应等各方面的差异,补贴政策改革的结果可能会因地区而不同。

但有一点很明确:该模型充分表明,取消有害补贴可以帮助减少过度捕捞,并至少可以开始逆转过度捕捞对海洋造成的一些破坏。这应该足以说服 WTO 成员国迅速就这一重要问题达成协议,并为全球数十亿依赖于健康渔业和充分良好运作的海洋生态系统的人们带来好消息。

Ernesto Fernandez Monge Reyna Gilbert 分别为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减少有害渔业补贴项目的官员与高级助理。

The front facade of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Washington, DC.
ian-hutchinson-U8WfiRpsQ7Y-unsplash.jpg_master

Agenda for America

Resources for federal, state, and local decision-makers

Quick View

Data-driven policymaking is not just a tool for finding new solutions for emerging challenges, it makes government more effective and better able to serve the public interest.

Lightbulbs
Lightbulbs

States of Innovation

Data-driven state policy innovations across America

Quick View

Data-driven policymaking is not just a tool for finding new solutions for difficult challenges. When states serve their traditional role as laboratories of innovation, they increase the American people’s confidence that the government they choose—no matter the size—can be effective, responsive, and in the public interest.